豫都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医疗美容行业乱象丛生

www.snsdforever.com2019-11-16教育培训

医疗美容行业的混乱已经到了整形外科专家和学术巨头再也无法忍受的地步。 10月30日,当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教育、科学、卫生、体育委员会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医学会主任孙显泽带领“中美产业专题研究小组”前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时,第九人民医院的专家戴着口罩从诊所下来,一些人穿着工作服走出手术室,另一些人拿着一大叠熬夜整理的书面材料。他们必须“反思问题”

去年8月,一家私人医疗和美国机构发布的2018年医疗和美国行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医疗和美国行业的市场规模可能达到2245亿元。 白皮书还显示,中国医疗美容市场上有超过10万家非法工作室和美容院。 中国数据研究中心和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布的《人民政协报》甚至透露了惊人的“黑人医生”信息。数据显示,在“黑人医生和美容”市场,10个医生和美容从业者中有9个是“黑人医生”。

3000元可以成为“医疗美容顾问”,23万元的维生素c可以卖给消费者。

“一个月3000元,你将获得医学顾问的资格证书 这些顾问,有的卖化妆品,有的卖衣服,还有一些开餐馆,给你如何做整形手术的建议。 上海市第九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孙保山,18年来一直站在医疗和化妆品质量监控的前沿。他告诉记者,所谓的“医疗和美容顾问”业务正在搞垮年轻的“正规军”医生,破坏整个行业的生态。

医学美容顾问是“美容医学顾问”。根据中国医学会医学美容学分会的官方解释,他们是在美容整形外科机构从事咨询工作的从业人员,在整形外科医生和美容寻求者之间架起桥梁。 美容医学顾问认证是指其他国家职业资格认证方法,资格认证主要包括培训和考核

但是在网上搜索关键词“美容医学顾问”,我们可以看到“正规军”几乎找不到。 相反,你可以看到毕业于美容医学大学的“蒂娜老师”教你如何通过坚持每天画画和每天为20个客户服务来提高你的品味。我们可以看到在医疗和美国机构招聘顾问的“秘密之门”,直接指向顾问“客户服务+销售”的本质。你可以看到所谓的职业发证机构招聘广告,经过一个月的培训,你就可以获得执照。你还可以看到该组织提供的“基本工资500+补贴500+佣金”,但每月能挣1万多元的“神奇”招聘广告。

“医疗美容行业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技术质量极差的行业。理发店、美容院和足部护理店只要足够大胆,就可以提供医疗和美容服务。 孙保山说,医疗美容行业门槛低,市场大,许多“老板”都蜂拥而至。“如果你做了坏事,你最多要承担民事责任,挣100万到20万英镑,这是值得的。” “

孙保山已经看到一些私人医疗美容机构将维生素C、生理盐水和维生素B12混合在一起制成“美容针”,并以每针23万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我还看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有人竟然为10万元的双眼皮出价买单。 “多看一看,这在医疗行业早已不足为奇了 ”孙保山说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中国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委员会主席栾杰也注意到了这一“怪事”许多私人医疗机构富有而贫穷。他们在车间和前门花了很多钱,装饰得很豪华,但是手术室里使用的线和针是最便宜的。 如果引流管可以用输液器代替,则绝对不需要引流管。"

心脏病和骨科医生经过短期培训后成为整形外科医生。

一位匿名整形外科医生告诉记者,他同一部门的一个朋友最近在高薪的诱惑下“跳槽”到了一家私人整形外科组织。 这是一个相当正式的私人组织。它雇用的整形外科医生是具有整形外科专业资格的专业人员。 但在那里,医生过着“混合生活”。

“起初,顾问姐姐向他推荐了病人 他在手术前做了仔细的分析和判断,就像在公立医院一样,然后拒绝了病人,因为他不符合手术指征。 医生说,经过几次就诊,出生在“正规军”的医生被顾问“阻止”所有的顾问都没有向他推荐病人。他“饿”了3个月,不能做手术。 “最后,年轻的医生妥协了 他从来不愿意“拒绝”顾问推荐的病人。

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原卫生部于2002年发布《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第19号令),明确规定负责实施医学美容项目的“主治医师”必须是“执业医师”,其中提到执业医师必须“接受过医学面部化妆培训或进修,并通过考试,或者从事医学美容临床工作一年以上” 然而,面对巨大的兴趣诱惑,心脏病科和骨科的医生都经过短期培训后成为整形医生。

上海第九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组织部长王丹如注意到,来医院接受常规训练和专科训练的年轻医生与以往不同。“医生应该是医治伤员和拯救垂死者的职业。现在许多医生都被巨大的医疗美容市场所主宰,专门从事整容手术而不是面部修复。”

“正规军”很少

栾杰说,“追逐巨额利润”现在已经成为私人医疗机构和美国机构的一大创伤。许多医疗机构现在称病人为“顾客”,“这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许多国家称他们为“病人”。" 在医疗美容行业,“医疗的本质”现在已经被淡化,“许多机构都试图用服务和美学来取代它,包括一些专家,他们认为美学是一个系统,应该逐渐从整形外科的医疗专业中分离出来。”

栾杰的研究发现,许多私人机构“花钱买证书”,国家规定,必须有持有医生资格证书的医生才能出庭。因此,这些机构每月花费数千美元聘请一名注册退休医生。“医生根本不用来上班。他只需要有一张证书来应付考试。”

此外,整形外科医生的“正规军”短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八大处整形医院)研究中心主任小桃多次呼吁建立“专家系统”

栾杰建议医疗美容行业必须确定“公立医院的主导地位和机制”。从医生培训到制度建设和诊疗标准,都应该落在公立医院的“肩上”。 与此同时,政府也应该给公立医院一个充分的运作机制空“就让它培训和制定标准,但受过培训的人去私立机构,不能留下来 "

上海市第九医院恢复性外科副主任李胜利建议,正在修订的《第19号令》应鼓励合格医生独立或联合设立私人医疗美容机构。“一个一无所知的老板只要有钱就能做到。这是错误的 受过训练的医生至少有职业荣誉感。" (记者王叶杰)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